综合要闻

成都第二批42名(组)街头艺人颁证上岗

“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,你的美丽让你带走……”5月26日,锦华万达广场表演点位,一支口琴、一把吉他、一个音响,街头艺人史宇翔没有过多言语,用一首《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》拉开了当晚演出的序幕。在成都街头演出的一个月,史宇翔不仅收获了歌迷、快乐,也获得了不错的报酬——26日演出前,史宇翔总共唱了7次,收入接近万元。史宇翔笑言,“听说要开30个点(街头表演点位),我都想试一试。成都每个点位带给我的感觉都不一样。”

唱游到成都

“要是能把观众留下来,就太牛了”

贵州小伙儿史宇翔,他是在豆瓣上颇有名气的原创音乐人“猪大志”。史宇翔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,“5年前在成都东郊记忆的八点空间,演出结束后,有一位妈妈带着孩子来到舞台前握住我的手表示,‘我们只是路过,没想到会是这样精彩的一场演出,我儿子特别喜欢你,他说以后要像你一样唱歌。’当时我感触很多,希望能通这样的表演改变、影响热爱音乐的孩子。”于是,史宇翔有了一个念头:到全国各地的街头去走一走,为更多人唱歌!

2016年,史宇翔骑着自行车从贵州到大理,开启了唱游的音乐生活,后来换了车,他在街头唱歌的范围越来越广,途经广西、湖南、湖北等地,今年4月,背着吉他、开着车子,一路浪迹天涯的他来到成都,正好遇上首批街头艺人招募,经过报名、考核,4月27日,他在成都市文化馆领到了街头艺人上岗证。

“国外的街头艺人都非常厉害,我想让人知道,中国街头艺人也是很牛的,当时抱着这种想法走上街头,没想到街头反馈的信息这么让我快乐,这么让我享受,所以我就长时间在街头呆着了。”在史宇翔看来,表演最难的,就是在街头,“在街头演唱,观众不认识你,而每个人都有独立的人格、品味及鉴赏能力,也会自己区分好听与否。街头是每个观众主动接收信息,要是你能把人留下来,那就太牛了。”

唱得最嗨

在成都一开口便全场欢呼尖叫

在街头唱歌,什么观众都有可能遇到。他曾经遇到过醉酒的人,扔下500元钱要“点歌”,史宇翔当时心里很不舒服,回应说:“点歌不要钱”,后来醉酒者的朋友出面打圆场,史宇翔勉强唱完一首后准备收摊,那位醉酒的观众问“500元才唱一首啊?”史宇翔没好气道,“那你拿走啊,我说了不要的。”

“闭眼就是孤独,睁眼便是狂欢。”史宇翔这样总结,所以他唱歌总是闭着眼,不管周围有没有人听众,“我唱完了才睁眼看一眼,哦,有人。不管怎么样,我就是先把自己唱爽。”这个独特的歌手,在成都街头遇上了让他难忘的一次演唱。史宇翔回忆,氛围最好的还是五一期间在东郊记忆表演点位演唱的那次,“太夸张了!全场欢呼尖叫,就是那种刚一开口,全场欢呼,然后是大合唱,有一种开演唱会的感觉。”史宇翔拿出手机里的视频给记者看,感叹说,“这是我在成都唱得最嗨的一次,很多地方的观众最多就是一起鼓鼓掌,但这个全场欢呼,太不容易了。”

收“有爱”纸条

《成都》是被“点唱”最多的一首歌

走过许多地方,在史宇翔看来,“成都的音乐氛围挺好,各方面品味都挺高。”采访中,史宇翔还说起一张让他感到“很有爱”的纸条,那是在正式成为成都首批街头艺人前,有人偷偷在他琴盒里留下的。“有一次在东郊记忆唱歌,不知道谁在餐巾纸上写了一行字给我,上面写道‘大概以后想起成都,就会想到你唱的《花房姑娘》了,听你唱歌的几十分钟,很安静很舒服了。’上面的字写得特漂亮!”他也一直保存着这张字条。

在唱歌这件事上,史宇翔有着自己的坚持。“我会根据环境不同唱不同的歌曲,但最重要的是自己唱得嗨,如果一直让别人来点歌,我就会被牵着鼻子走,越来越没状态,就会越唱越烂,最后自己都不想再唱下去。”被问到在成都的几场演出中,“点歌率”最高的是哪首歌?史宇翔笑称,“当然是《成都》了!很多人外地人都会点这首歌。不过同一首歌,我在每场演出中最多只唱一遍。”史宇翔还说,“听说成都一共要开30个街头艺人点位,我都想试一试。受众群体不一样,听众品味不一样,所以也会有完全不一样的感觉。”

第二批42名(组)街头艺人颁证上岗

成都街头艺人在蓉城上线一个月,5月30日,共有42名(组)优秀选手成为“第二批街头艺人”加入街头艺术表演行列,而首批47名艺人(组)成都街头艺人也恰逢“试点月”期满,两批艺人在成都市文化馆分别进行培训颁证和换证仪式。主办方相关负责人介绍称:“试点月过后,除了极个别艺人外,首批街头艺人不管是到岗率、完成度都较预期更好”。首批试点的47名(组)街头艺人共有45名(组)获得新证。六月首个周末起,两批共87名(组)街头艺人将为市民带来常态化的精彩表演。

5月是“街头艺术表演”的试点月,47名(组)街头艺人共在9个街头点位开展了近300场演出,市民有了“街角遇到艺术”的美好体验。成都市音产办相关负责人说,“下一步,我们将一边加强联动工作机制建设,一边优化对街头艺人的管理和服务工作”。

在街头艺人管理方面,将实行双积分制对上岗的街头艺人进行考核,成都市文化馆正在通过文化天府APP开发街头艺术表演的智能化管理模块,可以让街头艺人通过自己的专属账号在平台上选择演出点位、演出时间和时段,自主排期,实现智能化工作管理,提高工作效能。同时,该模块还将开设街头艺人展示专区、街头演出TOP榜、演出排表、街头演出视频、艺人直播等丰富的功能,搭建街头艺人之间、街头艺人与粉丝和社会机构之间充分沟通的桥梁。

此外,基于试点月阶段街头艺人、社会公众等各方的意见和建议,街头艺术表演将逐步增加339电视台、少城视井等演出点位,时间上也将不仅仅局限于周末,部分点位将实现周一至周四的定点演出,同时还将进一步扩大街头表演的艺术门类。

(记者段祯实习生敖媛)